“我对比赛结果表示遗憾,但整体来讲,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队员在场上拼尽了全力,也不乏有精彩的表现。

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现场。

中国网9月4日讯(记者 张艳玲)9月4日9时30分,随着中国海上搜救中心主任、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一声令下,三颗信号弹在宁波舟山港秀山岛东侧海域腾空而起,拉开了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序幕。

本次实兵演习模拟在舟山外海水域,一艘载有20万吨原油的外籍油船“A”轮与一艘外籍集装箱船“B”轮发生碰撞,造成“A”轮爆炸、起火,19人遇险,超过1000吨原油泄漏入海,对周边海洋环境和沿岸产生严重影响。“A”轮因主机、锚机故障导致船舶失控向附近石油钻井平台方向漂移,有发生次生事故的危险。“B”轮船艏轻微受损,人船安全。

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接报后,立即启动应急响应,并向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报告。交通运输部在收到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报告后,立即组织召开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按照《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预案》规定,启动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响应。

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现场。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主任、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率工作组赶赴浙江,会同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主任、浙江省副省长高兴夫在浙江成立应急处置总指挥部,并指定“海巡0735”为现场指挥部,成立评估判断、人员搜救、消防灭火、医疗救护、海上清污、堵漏过驳、敏感资源防护、难船控制、监视监测、警戒警备等10个应急行动小组。

一场声势浩大的“海陆空”立体搜救和溢油清污处置迅速展开。现场指挥部立即制定应急处置方案,组织开展人员救助、火灾扑救和海上清污,对事发水域实施交通管制。海事船艇、交通救捞救助船、海警、渔政等船艇及过往船舶等21艘船艇在海面上展开搜索,2架直升飞机在空中搜寻,并发动沿岸群众在岸边和岛礁开展搜寻。

险情发生后,“A”轮船长发布弃船指令,7名船员通过释放救生艇逃生,被“海巡0731”救起。6名船员在落水后相继被直升机、过往渔船和“东海救201”“海巡22”救起,其中2名船员受伤被迅速送往医院救治。另有4名船员落水游至附近的黄它山岛礁受困,被无人机发现后,由海上搜救志愿者队伍实施救助,成功脱险。

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现场。

同时,在事故现场,“东海救118”“舟港拖22”“舟港拖27”“港兴拖229”等4艘消防船对“A”轮进行喷射泡沫灭火和喷水隔离冷却,泡沫覆盖海面溢油。在明火完全扑灭后,6名消防人员登轮进行探火、人员搜寻,并在A轮主甲板船艏位置发现2名遇难人员,至此,“A”轮19名遇险船员全部找到。

面对事故造成超过1000吨原油泄露入海,指挥部协调宁波、台州、温州、嘉兴等各市加快调派清污设施设备支援现场,指令“协成1”轮组织开展“A”轮破口堵漏工作,控制溢油污染源,并根据溢油处置专家组建议和气象海况、潮流、溢油数量、A轮船位等数据,通过溢油模拟软件预测,做好海上清污、敏感区域监测防护、岸基清污等防范工作。

失控“A”轮在风流作用下向附近海上钻井平台漂移,指挥部指派“东海救118”“海洋石油616”实施紧急拖带,并通知钻井平台做好防护。“A”轮船位得到控制后,现场指挥部协调过驳船对“A”轮原油进行过驳抢卸。卸货完毕后,“A”轮被拖往船厂修理。

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现场。

在此过程中,现场指挥部组织专业清污力量在“A”轮外围水域布放围油栏开展溢油围控,使用侧挂式收油机、轻型收油机、吸油毡等对海面溢油进行回收,使用消油剂清除海面残余的少量漂浮油膜。

浙江省军区调派民兵、舟山市组织当地群众及专业清污人员在普陀山岸滩使用高压水枪清洗岸滩、礁石,回收并处置岸滩油污及垃圾,并做好对秀山渔业养殖区、朱家尖南沙海滨浴场、桃花岛旅游风景区等敏感资源海域防护,海洋及环保等部门开展海水水质检测、空气检测等工作。

经海上清污力量协同作战,溢油源最终得到有效控制,海上和岸线溢油基本清除,周边海上敏感资源得到了有效防护。

11时许,演习设定科目全部顺利完成,经总指挥部评估,并提请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同意,本次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响应正式结束。